藍星之域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藍昕*的部落格,主要以女性向動漫同人創作&BJD球體關節人形創作的網站,還有一些BL遊戲CG(相簿內有限制級畫面,未滿18歲禁止進入!)

*欲購買本子的同好可從旁邊"連結網站"的"藍昕的露天拍賣賣場"進入購買本子*
  • 3828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執事同人小說 < 那個執事,治癒 > (全文內收)

 (此為BL . R18同人小說 , 有地雷 , 無法接受者請就此打住 , 謝謝!!!~~~)


黑執事同人小說   <   那個執事治癒    >


菲尼說服了謝爾,讓沙利文看病,沙利文幫謝爾看完病,走出謝爾房間。
 
看著沙利文沉著臉,賽巴斯欽也皺起眉感到擔心。
 
「少爺情況如何?」
 
「有點棘手!」沙利文嚴肅說道。
 
「看來上次的治療,沒有完全成功,瘴氣又大幅擴散開來,目前從眼睛往下逐漸擴散到胸口,

以謝爾現在的體力大概只能再撐三天。」


「那有無治療方法?」賽巴斯欽急問。
 
「……方法並不是沒有…不過…恐怕那也是最後一個方法了……」沙利文臉上的陰霾更加深沉。
 
「不管是什麼樣的方法,只要能讓少爺恢復健康,我都會無條件去做的。」賽巴斯欽臉上帶著

絕無僅有的認真表情。

 
「我們換個地方談。」說完轉身沿著走廊走去。
 
沙利文帶賽巴斯欽來到了自己研究魔法和藥水的研究室。
 
「這個方法是比上次更加透徹的方法…也是一種侵入性的方法…至於做法,簡單說…是……」

說到此沙利文開始臉紅。

「疑…怎麼了,您的臉很紅喔!」察覺到沙利文的異樣,賽巴斯欽關心的詢問。
 
沙利文呼了口氣,拋開害羞,轉換成醫者的態度「算了!我就直說了。」
 
『就是要你對你家少爺做那種事啦!』

 
「……所謂那種事…該不會是……」賽巴斯欽疑惑道。


「耳朵借一下……」沙利文仔細地將方法告訴賽巴斯欽。
 
「方法就是這樣。」沙利文後退一步。
 
「是的,我了解了。」賽巴斯欽回答。
 
「治療儀式就在今天晚上,地點就在謝爾房間的浴室,儀式準備好沃爾夫會去通知你。」
 
「好的。」禮貌的鞠躬後,賽巴斯欽離開研究室,去往廚房的路上。
 
「呼…」賽巴斯欽呼了口氣(沒辦法了…為了您的身體,只有僭越了……少爺。)
 
 
 
到了晚上,被沃爾夫通知,賽巴斯欽來到謝爾房門。
 
「叩、叩、叩」
 
「少爺,我要進來了。」一打開房門,立即有股濃濃的香甜花果香味撲面而來。
 
(這香味是……)走入室內,香味充斥在整個房間,仔細一看,房間四處都放有香爐。
 
(沙利文小姐說這香味可以安撫少爺的情緒,雖然少爺已允許我進入房間,不過,少爺會讓我靠近他嗎?)往少

爺的方向望去。
 
「誰…是誰……」謝爾躺在床上平靜問道。
 
「是我,賽巴斯欽,少爺現在感覺如何?」賽巴斯欽來到謝爾床邊。

「…還好……不過,感覺有點冷……」謝爾明明蓋著厚重的棉被,身體卻捲縮著,微微發抖。
 
(看來瘴氣蔓延的速度加快了,要快點才行…)撫上謝爾的額頭與臉頰,溫度比正常人類低了許多。
 
「我已經知道治好少爺的方法了。」

「…真的嗎?」謝爾驚異地回問。
 
「是的,接下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治好少爺,所以,不管我對少爺做了什麼,都請少爺相信我,把一切

都交給我,好嗎?」賽巴斯欽真摯地握住謝爾的雙手,並在謝爾額頭溫柔地一吻。

 
感受到賽巴斯欽溫柔的觸碰「……我可以相信你嗎?……」
 
「是的,我一定會將少爺給治好的。」賽巴斯欽輕柔地回答。
 
「我相信你」謝爾閉起雙眼。
 
 
賽巴斯欽一把將謝爾抱起
 
「啊!?做、做什麼?」謝爾相當慌亂。
 
「覺得冷的話去洗個熱水澡如何?泡在熱水裡就不會覺得冷了。」
 
「是、是嗎?…那好吧,照你說的。」謝爾摟緊往浴室移動的賽巴斯欽。
 
走進浴室,空氣中瀰漫著藥草的芳香,那是浴缸裡已注滿溫熱洗澡水中藥水的氣味。
 
將謝爾的衣物完全退去後,賽巴斯欽輕輕將謝爾放入浴缸中。
 
「這味道好舒服。」謝爾閉著眼享受著。
 
「這熱水裡加入了沙利文小姐的藥水,可以將少爺的病治好。」賽巴斯欽做著說明。
 
「疑,是嗎?跟上次一樣嗎?」
 
「當然,還不只這樣。」賽巴斯欽開始退去自己的衣服。
 
少爺將這杯藥水喝下去。」輕輕握著謝爾的手將裝滿藥水的杯子放入他手中。」

賽巴斯欽也喝下了沙利文準備的另一杯藥水等謝爾喝完藥水,賽巴斯欽裸身進入浴缸。
 
「少爺,接下來我要進行治療了,可能會有點痛,請少爺忍耐一下。」
 
「疑…」謝爾似乎有些害怕。
 
「不過我會盡可能溫柔,絕對不會讓少爺受傷的。」在謝爾臉頰輕輕一吻。
 
(啊…)謝爾有些訝異,臉龐染上些許紅暈。
 
「相信我,把一切都交給我吧!少爺。」迷人的低沉嗓音,在謝爾耳畔輕語,讓謝爾的臉更紅了。
 
賽巴斯欽跪在放滿溫熱藥水的浴缸中面對著謝爾,賽巴斯欽將唇貼上謝爾白嫩的臉頰輕輕的在謝爾臉上

親吻著

 
輕柔的吻從臉頰慢慢移動至頸部肩膀鎖骨,慢慢落至胸口,並舔起胸前的櫻粒。
 
「嗯…嗯……唔……」謝爾臉紅到了耳根。
 
「等…等等…賽巴斯欽…你這是在做什麼?」想將賽巴斯欽推開,可是身體卻不住顫抖,無法辦到。
 
「我正在幫少爺做治療前的準備工作啊!」停下動作,手輕撫上謝爾臉頰。
 
「準備工作?」謝爾相當疑惑。
 
「是的」輕柔的舌如滑溜的魚,再度展開攻擊,以畫圓方式不斷舔弄,小小的突起越發紅潤,如即將綻開

的苞蕾。

 
「呼…嗯…不要…不要再弄了…感覺好奇怪……」謝爾緊閉雙眼,忍耐著越發高漲酥麻的快感。
 
「是很舒服吧!」稍稍抬起頭,看向謝爾,賽巴斯欽嘴角微微勾起。
 
「既然要做,當然要好好享受,怎麼能就這麼浪費了呢!」手緩緩撫至腰際,在下半身附近游走。
 
「啊…呼…唔…唔…不…不要亂摸…賽巴斯欽……」輕輕撫上謝爾逐漸抬頭的硬熱,輕柔握住,緩緩揉搓。
 
「現在正在治療中,少爺的拒絕也是無用的。」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哈…呼…唔…唔……」賽巴斯欽加大揉搓的力道和速度,自知反抗無用,謝爾皺著眉,身體不住隨著節奏

微微律動。
 
「啊啊!!!…呼…呼…可惡……」突然釋放的謝爾,因自己的行為感到丟臉。
 
「這種事情…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是治療。」謝爾厭惡般地咬著牙,攒緊雙拳,全身微微顫斗。
 
「您不相信我嗎?到底是不是治療,您不親身經歷怎麼會知道呢?您也知道,我是不會說謊的。」
 
「……如果治不好我的眼睛的話,唯你是問!」謝爾帶著泛紅的雙頰,傲嬌擺出主人姿態。
 
「遵命,我的主人。」賽巴斯欽欠身微微鞠躬。
 
「那麼我就繼續了。」
 
「嗯」謝爾微微允諾。
 
賽巴斯欽輕輕將謝爾雙腿微微張開,食指在雙丘深處輕輕滑動,尋找那隱密的穴口,輕輕將手指緩緩插入,

因為是在水中,手指幾乎毫無阻力,非常順暢地開始緩慢抽插,漸漸地由一根手指增加至三根。

 
「呼…啊…啊…嗯……」謝爾斷斷續續地嬌喘著。
 
「差不多了,那麼,我要開始了,僭越了,少爺。」賽巴斯欽抽出埋在密處間的手指,雙手捉住謝爾的纖腰

將之抱至自己腰前,對準謝爾柔嫩穴口,把火燎粗大的熱物一口氣刺入。

 
「啊啊啊!!!呼、呼…嘔…喀、咳……」雖然在水中,疼痛感並不明顯,不過還是個13歲孩子的謝爾,無

法忍受過於粗大的侵入,直搗內臟般巨大的異物感,讓謝爾忍不住顫顫作嘔。
 
「您還好嗎?少爺。」賽巴斯欽因為擔心而停止了動作。
 
「呼、呼、呼…呼…沒關係…繼續……」全身顫抖著強忍不適感。
 
「就連這種時候少爺也還在逞強呢!」賽巴斯欽無奈地微微一笑。
 
「囉嗦!」謝爾不悅地大聲反駁。
 
「少爺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吧?而且您還是個孩子就必須忍受這種事,也真是難為您了。」賽巴斯欽開始緩緩

抽送。

 
「唔…嗯…第一次又怎樣,凡是都有第一次不是嗎?」謝爾抬起頭傲嬌地說。
 
「您說得是!」微微揚起嘴角。
 
「哈…哈…啊…唔…嗯……嗯……」賽巴斯欽加快抽送速度,一手執起謝爾萎靡的花莖不斷用力搓揉。
 
「哈…哈…嗯…感覺好奇怪…嗯…嗯……」快感的洪流不斷一波波拍打著謝爾,賽巴斯欽一用力頂到謝爾某

處,就會讓謝爾全身快感如觸電般激烈遊走全身,謝爾挺起腰激烈地附和著賽巴斯欽猛烈地律動。
 
「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想射!唔……」話音剛落,謝爾隨即併射出大量紫黑色蜜液,吐出淚珠的小

口還不斷開合著。
 
「看來已經釋放出部分障氣,不過還遠遠不夠。」賽巴斯欽更加用力加速抽插。
 
「啊…啊…啊…嗯……」更高速的抽插讓謝爾釋放過一次的頹軟再度抬頭。
 
「嗯…嗯…唔……」謝爾壓抑住即將把自己吞噬的劇烈快感洪流,全身不住激烈顫抖,眼看洪流即將把自己

最後的自我意識也全數吞沒之際。
 
「啊啊!!!」謝爾眼前閃過一道白光隨即癱倒在賽巴斯欽身上失去意識,綻放

的蕾苞噴薄出比前次更大量的紫黑蜜汁,雖然已失去意識,謝爾的身體還是劇烈


地顫抖。
 
「唔!」賽巴斯欽也釋放出自己的滾燙。
 
「呼!您這樣就不行了嗎?果然還是小孩子呢!」賽巴斯欽露出惡魔的邪笑和尖銳的獠牙。
 
「不過我剛剛說過,只有這樣是不夠的,還完全不夠,能夠將您完全治癒的,是更加頂級的歡愉……」再度

緊緊抱住謝爾,緩緩律動起來……………………
 
 
第三天早上謝爾從深層的睡眠中慢慢清醒
 
「嗯」謝爾緩緩睜開眼睛,眼前從模糊一片逐漸轉為清晰明亮。
 
「啊!」(視力恢復了!身上瘴氣的黑影也全沒了……)謝爾看著自己恢復正常的身體和雙手。
 
「少爺,您醒了嗎?看來您已經完全恢復健康了,真是太好了!」賽巴斯欽端著早餐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朝

謝爾走來。

 
「您已經睡了兩天了呢!如果能吃得下的話就儘量多吃點。」賽巴斯欽將早餐端至謝爾面前。
 
「兩天!…我睡了兩天嗎?」謝爾無法置信地開始回想之前發生了哪些事情。
 
看著陷入沉思的謝爾「……您該不會忘了吧?兩天前我對您做的那些事情。」賽巴斯欽將臉湊近窺視謝爾。
 
「唔!…當、當然沒忘!」瞬間想起那夜兩人纏綿擁抱和自己的淫聲浪語,謝爾害羞得雙頰飛紅,並迅速撇

過頭不讓賽巴斯欽察覺。
 
「是嗎?…那就好!」賽巴斯欽含首微笑。
 
「如果您連那種事也忘記的話,我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呢!」賽巴斯欽笑容更深了。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謝爾站威威地詢問。

「…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沒想到我堂堂一個惡魔也會被人類絆住呢!按照人類的說法,大概叫做喜歡吧!

更確切的說法應該叫做『愛情』。」賽巴斯欽直勾勾地盯著謝爾的眼睛。
 
(…什麼……讓人一頭霧水……)謝爾無法理解而歪著頭。
 
「還是無法理解嗎?對於感情方面的事情,少爺還真是相當的粗神經呢!」
 
「什…唔……」在謝爾還沒來得及反駁時,賽巴斯欽即捉起謝爾下巴,往謝爾雙唇吻去。
 
雙脣緩緩分開。
 
「我喜歡你,謝爾.凡多姆海伍」
 
面對賽巴斯欽的深情告白,謝爾一時無法反應滿臉通紅。
 
「你呢?喜歡我嗎?」賽巴斯欽溫柔撫上謝爾柔軟的髮絲與雙頰。
 
看著眼前絕美的執事,謝爾心理小鹿亂撞雙頰熱燙。
 
「…嗯…我…喜歡……我喜歡賽巴斯欽。」語畢謝爾立刻害羞地低下頭去。
 
「是嗎?是主僕之間的喜歡嗎?還是想做這種事的喜歡呢?」賽巴斯欽將手探入謝爾衣服中,在謝爾胸前淫

靡愛撫。

 
「嗯…啊…啊…不要…萬一有人進來……」謝爾伸手不斷想要阻止閃躲。
 
「快說,到底是哪種喜歡。」賽巴斯欽伸手將謝爾的臉轉向自己。
 
「我不是說了我喜歡你了嗎?」謝爾再度擺出了傲嬌的主人姿態。
 
「呼……我知道了…是對僕人的喜歡吧?」賽巴斯欽壓低嗓音明顯心情低落。
 
「那麼,在下告退了。」恭敬的鞠躬後賽巴斯欽轉身離去。
 
「等等!別走!賽巴斯欽。」眼看賽巴斯欽即將離去,謝爾慌忙想要挽留,因為心急,謝爾趕忙從床上爬

起,欲伸手抓住賽巴斯欽,腳卻被棉被絆住,眼看即將從床上跌落。

 
賽巴斯欽一個轉身,直接將謝爾抱入懷中。
 
「沒事吧!少爺。」賽巴斯欽將謝爾扶穩。
 
「我沒事……」謝爾還心有餘悸。
 
「少爺留住我是還有其他事嗎?」不帶一絲多於感情的口氣,讓謝爾胸口揪緊。
 
「我剛剛話還沒說完呢!……」謝爾不悅地直視賽巴斯欽。
 
「我所謂的喜歡你,除了主僕的喜歡……還包含了戀人的喜歡。」謝爾伸出雙手攬住賽巴斯欽頸項,仰頭親

吻賽巴斯欽雙唇。
 
雙唇緩緩分離
 
「少爺…不,謝爾。」賽巴斯欽露出溫柔的微笑緊緊擁抱謝爾。
 
「賽巴斯欽…」謝爾深情仰望著眼前的執事兼戀人。
 
兩人深情擁吻。
 
從此夜晚屬於執事與主人的秘密時間…………
 
 
*N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